摸鱼

这么清水应该不会被屏?我不喜欢图片
-
光撒在他第二节脊骨。
他在做噩梦,沉沉浮浮的乌云把他托起又抛入谷穴,贪婪的白鸟于天空滑过扑扇着翅膀朝他飞过来。
我想你该知道普罗米修斯的故事。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带来了火,作为代价他被捆在悬崖上为恶鹰啃噬肝脏,而黄少天是误入成人世界的爱丽丝,他有金色的头发的碧空一样的眼睛,他还有天真。

未曾经受过苦难的森林碰上了入侵者,火焰吻过干枯的老树,又与新叶共舞,黄少天昏昏沉沉看不清一切,只是无尽的火将他吞吃入腹,还要佯作深情温柔。
黄少天抬手去抓,成年人顺服地让他抓住自己的胳膊,身下动作却并不停下,火焰燃烧得愈烈。黄少天难受地哼,过多的快感已经将他燃尽,他的右小腿已经抽筋,他尚年幼,并不懂得如何让过多的快感发泄出来。
东南角的森林轰然倒塌。
少年是细白的皮肤,被人狠狠摁在洞穴壁上,过于粗大的物件在他的宝库内进出,手上也在恶劣玩弄他的樱花。
黄少天陡然哭出来。
火焰已将森林内的溪流烧干,要将整片森林吞噬永不满足。
黄少天已被快感淹没了,他在混沌中与本我共舞着,蹁跹春水袅袅婷婷吻过他的唇,于是神智带领他睁开眼睛,于是本能叫他张开嘴。
“……!”
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要脱口而出的是什么呢?恋人的名字吗?一瞬间满涨的酸涩感是永不熄灭的火焰,森林已经被吞噬尽了,余下那些残骸,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都不剩了,黄少天再度闭上眼睛。
“你难得话这么少。”
是谁在恋人一般在他耳边讲话?黄少天没有力气再睁开眼,欲望拥抱住了他而谎言捂住了他的眼睛,乌云将他托起,爱丽丝的梦该结束了,无论茶会是否结束,无论他是否来得及吞下饼干,可乌鸦先生还没有落到写字台上。
有谁在拦着他醒来,可没能拦住,光从深海一直照到他的脚踝,他听见铃铛和雪落的声音,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梦醒了。
-FIN-

 
评论(1)
热度(23)
© 牙痛不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