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不痛

头像来自7律律@一条洋芋派 爱她!!




念念不忘 永无止境

【周黄】世界第一喜欢你

不小心删了,补档

-

(1)反差萌or命中注定的宿敌

黄少天第一百零四次发现有人拿诡异的眼光打量他,这导致他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不是打开冰箱畅快地喝一瓶可乐也不是投向床铺的怀抱,而是在镜子前打量自己。

裤拉链拉上了,衣服很整洁,鞋是一双,袜子也是同一双,衣服后面没有纸条,头发不乱,依旧很帅。

喻文州进来的时候看到他多年好友+室友在床上打滚,投入到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进入了宿舍。

“少天,你突发智障?”

“哇哇哇文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什么我才没有智障呢。”他颇为幽怨的爬起来:“我感觉我今天是不是魅力值up……回来的时候好多人拿奇怪的眼神看我,你看看我脑门上有没有顶‘魅力值up’这个状态?”

“我知道怎么回事哦。”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晃晃的写着两个字和一堆标点符号:爸爸!!!!

然我们都知道女人是善变的动物,男人自然也不能免俗。

黄少天看完论坛以后看向喻文州的眼神明晃晃的写着:卧槽卧槽卧槽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错觉吧…一定是。

“天哪文州这些字单个拎出来我都认识可组合到一起为什么我就理解不了了呢???”

那是一个投票贴,准确来说,那是一个腐女の狂欢贴。

【投票】那些凑到一起绝对萌出天际的男男

而投票榜第一的,就是周泽楷X黄少天这对纯拉郎。

“文州,”他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好像瞎了怎么办。”

喻文州:“……”

黄少天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吧,我们可能是命中注定的宿敌。”

喻文州忍不住了:“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可是我俩不认识还会被凑到一起,这不说明我们肯定有仇吗!!”

他说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可喻文州毕竟不是常人,他指出黄少天的弯弯肠子:“你根本就是对你俩上榜的原因是你话超多他话超少不服气吧。”

黄少天据理力争:“我是那种毫无自知之明的人吗!”

喻文州揭露他:“因为王同学说你吵你就拉黑他了,你说你不是?”

黄少天呵呵一笑:“行了文州,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结局应该是双删缘见。”

喻文州掏出手机朝黄少天温柔一笑:“我觉得伯母应该对于你说你有对象这事是不是真的感到非常好奇。”

黄少天于是大义凛然状:“文州我去给你买白斩鸡吧!!”

喻文州把手机塞回口袋。


(2)这个巧克力蛋糕甜过头了

前略,今天的黄少也被鱼总的淫威所折服了呢。

他顶着火辣的太阳和周围人(仔细打量会发现都是女孩子)打量的目光坚定不移地走向卖白斩鸡的店铺。

……黄少年你是去买白斩鸡的,不是去英勇就义的好吗,你醒醒。


总之黄少年完成任务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身俱疲。

此时此刻,他说出了可能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有意义的一句话。

他说:“交友不慎是会死的。”


“那个…”有人打断了哲学家黄少天的思维,黄少天皱着眉看过去。

第一眼,比自己高,-5分。

第二眼,有点帅,+5分。

第三眼,好像有点眼熟,哪见过来着……呃呃呃想不起来了,不加不减。

“怎么啦同学,是不是大冒险被坑啦,来来来,我能帮上忙就一定帮。”

对方很高兴的样子,从“(.?_?)”变成了“(o′?ω?`)”

……不,一定是错觉。

对方想了想,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语音。

“那就送巧克力蛋糕给他然后交换手机号吧!!不许反悔啊,你自己选的大冒险!!!”

黄少天:……

“行吧行吧,”他摆摆手,不感兴趣的样子,一手去掏手机,掏出来以后发现姿势不太方便打字,他意图在不把白斩鸡放到地上的前提下把手机换到右手把白斩鸡换到左手。

当然成功了,但过程看起来非常傻气。


那位同学忍不住“噗——”地笑了一下,被黄少天瞪了一眼。

“同学你笑什么啊你——别看我,你随便笑,你随便。”

长得帅就是好。

黄少天说。

“嗯——”黄少天拉长了调子:“说吧你叫什么手机号多少。”

那位同学说:“周泽楷。”

黄少天想,我现在翻脸来得及吗?

当然来不及。


黄少天回到宿舍的时候除了承诺的白斩鸡还附赠了一个小蛋糕。

“少天,”喻文州说,“我不吃甜的,而且你虽然嗜甜但不吃巧克力来着吧?”

黄少天说:“除了这个蛋糕之外还有个赠品,你要不要?”

喻文州问:“什么?”

黄少天说:“周泽楷的手机号。”

喻文州说:“原来你俩真有一腿。”

黄少天说:“我不是我没有!!”

但喻文州已露出了笑,黄少天自知说不过他只得闭嘴去拆蛋糕的包装。

第一口下去他就皱起了眉:“文州文州这个好甜啊!!”他切了一点扎给喻文州吃。

喻文州尝了尝,觉得并不算太甜,于是他真情实感的说:“可能是爱情为它加的buff。”

黄少天说:“……”

黄少天想,妈的死周泽楷,老子跟你没完。


然而周泽楷做错了什么呢,明明是你的室友太脑洞大开,你考虑过周泽楷的感受吗?没有,你只爱你自己。

周泽楷说:也爱他///


(3)豆腐脑怎么能被咸酱汁玷污

上回说到黄少天因机缘巧合识得了周泽楷,此后便开启了一段孽缘——我们称为,缘,妙不可言。

此后黄同学意外的发现周同学沉迷大冒险,不可自拔,因为那些惩罚通常会殃及到他。

几次三番后黄少天与周同学混熟了,喻同学说:"我就知道你们有一腿。"他露出标志性的眯眼笑,被笼罩在眯眯眼阴影下多年的黄少天同志瑟瑟发抖。

“说起来,"喻同学再次开口,“你要怎么跟阿姨说对象的事?"

黄少天认真思考【并没有】了一下,然后开口:“你说我要是跟我妈说我们分手了她会信吗?”

喻同学说:“你不要把阿姨当傻子。"

“那我也没办法了,"黄少天耸肩,“到时候再想办法忽悠她呗。"

喻同学悠悠道:“你一开始要是坦白承认你没对象不就没事了吗。"

黄少天苦着脸说:“我妈给我下了通牒的!要是我找不到对象就让我每一个在家过的假期都在相亲中充足的度过!"

喻文州惊:“阿姨这么急?"随即担忧道:“那你怎么办?"

黄少天呃了一声,说:“我可能要拉你下水。"

喻文州:“……"

他温柔一笑,黄少天见状掳起手机钱包脚底抹油跑了,刚好跟郑轩擦肩而过。

郑轩对着黄少天的背影打了个哆嗦。

怎么这么冷呢……然后他看见了笑得温温柔柔的喻文州。

噢。

郑轩心想,我是不是应该赶紧跑。


脚底抹油的黄少天刚出宿舍楼就被人致电,他备注都没看急吼吼的接起来了,电话那头周泽楷先是“嗯……",然后发出了邀请:“明天一起吃早饭?"

黄少天答应了。


但没有人告诉黄少天,豆腐脑是咸的。


他愤怒地指责周泽楷:“这种邪恶的酱汁怎么可以玷污豆腐脑这么洁白的食物呢?!”

周泽楷眨眨眼,放下勺子打算洗耳恭听。

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周泽楷宿舍,不然早被老板赶出去了。

黄少天严肃道:“豆腐脑就应该是甜的!咸酱汁是玷污它!”

周泽楷迷茫脸。

黄少天气的牙痒,他心想,非常好,周泽楷真是完美的触到了他的雷点。

毕竟是柯基嘛。*


(4)请和话唠的我恋爱吧

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的主线是真心话大冒险不知道是你太蠢了。

所以此时此刻,黄少天正在十分费力地拿水彩笔往背后写字,“话”字写得歪歪扭扭,至于下一个字……不是“唠”难道是“梅”吗?!骚年,你真是图样图森破。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真不是话唠,当然也不是话梅,指定惩罚的可是喻文州,他笑得非常温油,指定的内容当然是非常温油的“在背后写‘话废万岁话唠去死’要认真^^”

围观群众拍手叫好,代表人物是叶某和王某,黄少天含恨憋屈地反手写字,结果姿势实在太高难度,写完话废就没办法继续,黄少天觉得自己快拧巴成一团了。

喻文州放他一马,提了另一个要求:“给最近联系人第一位打电话表白吧。”笑得温温油油。

黄少天心说我他妈记得第一个是不是周泽楷来着……结果打开手机一看还真是,最近五个都是他。

黄少天何等敏锐的一个人,他首先扪心自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不仅没有交过女朋友,然后扪心自问他这么一个能不接就不接电话的人为什么最近联系人的前五个都是周泽楷。

最后他苦着脸打过去了。

“那个……周泽楷啊……那个什么,就是……”

叶修在纸上唰唰唰写完拿到他面前,黄少天用空着的手朝他竖了个中指,然后结结巴巴地念:“请、请和话唠的我恋爱吧……”他最后说得中气不足,先前竖中指那只手摸到桌子上一袋饼干毫不犹豫地朝叶修砸过去,叶修灵敏躲过,正在走神的王杰希无辜中枪。

黄少天顾不得了。

电话那头,周泽楷长长地“嗯”了一声,然后紧跟着说——“好呀。”

黄少天在王杰希愤怒的大小眼光波下匆匆挂了电话拔腿就跑。


(5)喜欢你,不是大冒险

结果当然是非常标准的HE,黄少天后来咬着冰棒问他要是当初没有刚好遇到他会怎么样。

周泽楷说:“大冒险就是给你送呀。”

“不是给遇到的第几个人,给你,只给你。”

“遇不到你就去宿舍堵你。”

黄少天呛了一下:“这位同学,你的思想很危险。”

周泽楷去咬他手上的冰棒,黄少天嚷嚷你自己没有吗,但也没有把冰棒移开。

周泽楷吃完以后,非常满足一样笑起来,然后继续说:“喜欢你不是大冒险呀。”

黄少天羞愤捂脸:“好的好的我也是,可以了吗?!”

周泽楷就去咬他耳垂,在他耳朵边轻轻笑起来:“可以。”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