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不痛

头像来自7律律@一条洋芋派 爱她!!




念念不忘 永无止境

【all黄】清醒1-3(已坑)

刚才被屏蔽了,重发一遍。图片外链不存在翻车可能性,如果打不开请确认你的网满格。

不能被终标的omega设定,有bug,题目来源是爱无反顾OST《清醒》中第二句歌词“你爱得太清醒”
昨天晚上写杂谈提到了清醒,就放出来。去年暑假的旧粮,不太好吃,标点符号不规范。

已坑就是已坑。
(1)

是怎样开始的呢——?

起初是职业选手聚会,苏沐橙提出要大冒险,大家酒量都半斤八两,为了职业生涯考虑自然没敢点酒,偏偏三轮下来都没有什么大爆点,隔壁的女孩子又过来邀黄少天喝交杯酒,说是大冒险输了。

其他人纷纷起哄,黄少天不清楚自己的酒量,他上一次也是第一次喝酒还是初二,他叔叔忽悠他说啤酒可以忘忧,他喝了半口觉得不好喝就跑了,此时虽然有点忐忑但也觉得自己的酒量不会垃圾到一杯就醉——他跟姑娘商量过以后的结果是不喝交杯酒,直接一人一杯。

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一杯下去他就有点懵了,但他不上脸,还是神清气爽的样子。

可这并不重要。

黄少天羞耻的捂住自己的脸,他一点也不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房间醒来,为什么是光着身子的,为什么身边睡着一个光着身子的人,为什么那个人他还认识。

更重要的是,根据他屁股痛以及身上的各种痕迹,他是被上了吗??

哦好吧omega被alpha上天经地义,黄少天几乎带着冷漠脸穿完了衣服,不会有人比omega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身体,他并没有被终标,仅仅是被暂标了,情况相当乐观,毕竟暂标只能维持七天——如果给他暂标的不是王杰希就更好了。

庙药不共戴天自然只是粉丝的夸大之词,实际上王杰希暗恋喻文州,黄少天敢拿周泽楷的第二性别发誓。

黄少天头痛欲裂,他看了一眼身边仍在睡觉的魔术师,轻手轻脚走出房间门。

王杰希的信息素是酸的飞起的青苹果味,跟他的甜橙味混合起来相当明显,黄少天心想惨了,他可没有买除味剂的习惯……他本来是遵纪守法按时嗑抑制剂的好O,对自己的人品很有信心,从没想过约//炮之类的事,而且今天之前别说酒后乱性,他连酒都不沾一滴。

太惨了太惨了……他尽量无视股间的异样,王杰希是201的,队长……队长是208房间的。

噢噢噢那很近嘛。

好在非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是不会外露的,谢天谢地。

(2)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进去,因为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喻文州也是个A。

真该死。

他在门口踌躇良久,最后选择拿出手机给喻文州发短信,不看不知道,他对屏幕上十八个来自喻文州的未接电话默默怂了,给喻文州发短信的字数都自减八百。

“队长队长我先走啦,具体等你下次来我家的时候我告诉你吧么么哒”

黄少天心想,完美。

他往楼下走的时候还在回想周围有没有什么药店,想起来以后他又默默orz了,他识路的技能点很迷,倒不是方向感不好的意思,他方向感好得很,但就有那么几个地区走多少遍都记不住路,S市就在名单开头。

他发现的时候不甚在意,只是当做笑话同喻文州讲了,现在看了当时就算大脑内存溢出爆炸而死他都应该把S市的地图背过,或者最起码应该下载个高○地图。

不过要说S市本土人,他手机里就有一个,轮回队长周泽楷,黄少天人缘好是出了名的,哪怕是周泽楷这位天天跟他被对比的跟他的关系其实都还尚可,黄少天站在酒店外面,夏天早上的五点天色已亮,黄少天穿的是短袖短裤,冻得瑟瑟发抖。

周泽楷第二性别是个迷,官方从没有说过,大多数人猜他是alpha,可他对信息素又很迟钝,所以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他只是个长得很A的Beta。

这和黄少天无关,他从来对别人的第二性毫不感兴趣,要不是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被暂标),他就应该第一时间滚进他亲爱的队长房间开始滔滔不绝,而不是站在酒店门口,弱小、孤独。可怜。

所以他想,老子这么可怜,就应该让周泽楷也可怜一下。(周泽楷:???)

(3)

黄少天下了决心之后就给周泽楷打了电话,对方还未睡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鼻音又软又长,黄少天隐匿多年的母性几乎一瞬间冒了出来,他居然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

黄少天跟自己说:“不要怪我残忍,谁让你每次都在群里一起呵呵我呢。”

“欸那个小周啊,你知道附近哪里有药店吗?”

“嗯…抑制剂的话…我家有。”

黄少天说:“嗯?!”

周泽楷说:“你在哪?”

黄少天说:“酒店门口……等等等等你真的打算带我去你家?”

周泽楷挂了电话。

于是画面一转,黄少天坐在周泽楷家的沙发上,跟蹲在柜子前的周泽楷试图搭话:“欸周泽楷你真有omega的抑制剂啊……噢对忘了这俩可以共用,呃你有没有那个除味……。”

黄少天忽然住了嘴。

他觉得昏昏沉沉,几乎要烧起来了。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想自己现在一定红得不像话。

……真该死。

他才被王杰希暂标,结果转过头来就发情了,更何况他来周泽楷家的目的就是为了借用抑制剂。

……不对。

他的发情期应该还有半个月才回来,噢,他刚才被暂标了……不对。

说好的只有终标才会影响发情期呢。

周泽楷转过身就看见黄少天面色潮红地瘫倒在他家的沙发上,他吓了一跳,连忙拆开手上的抑制剂。

“没用了……”黄少天有力无气地说,“我已经深度发情了……”

周泽楷向来对信息素不敏感,不然也不会被外界猜测他是beta。

可此时空气中信息素的浓郁度显然高得不合理。

酸涩的青苹果气味和甜橙气味亲亲热热的交缠在一起,熏得人难受,周泽楷愣住了。

他无法理解此时此刻他的心纠在一起泛酸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这是出自他的心还是出自alpha的占有欲。

可他已经无暇去想了。

——

2018-07-10 /  标签 : all黄 51 5  
评论(5)
热度(51)